欢迎访问:色和尚电影院-色和尚影院视频播放-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旧情复燃,再操五十一岁的王姨】【上】

前言:
  这篇文章算是《多年后终与王姨再次缠绵(再操哥们儿的妈妈)》的同人小说吧,因为那篇文章在私密区发了,所以这里就不再介绍背景,否则有赚字数的嫌疑了,大家有兴趣自己看吧。这篇色文从王姨在儿子婚后因为婆媳关系很差,被迫搬出去住在自己原来的房子里,然后经常和我述说衷肠之后开始。
  另外说明一下,故事中的「我」叫做「赵夕」,王姨都称呼为「夕子」,这个「子」发轻声。
  (上)
  六月中旬的一天,是一个周四,我吃完饭后正在家里玩游戏。电话铃声响起,我拿过来一看是王姨打来的,于是把游戏停下来接通了电话。
  「王姨,吃完饭了吗?」
  「是的,夕子,你呢,吃的什么,别又吃方便食品,不健康。」「我知道,王姨,你放心吧。你挺好的呀,姨?」自从王姨因为婆媳关系不好而搬出来单住之后,我和王姨每隔一两天都会这么打电话聊聊天,王姨虽然因此心情好了一些,但是还是比较低沉,而我这么一句简单的问候,还是又勾起了王姨心中的伤痛。
  王姨稍微停了一小会,语气幽幽的说道:「我不就还那样,没什么好的,也没什么不好……」我一听王姨又想起那些烦心事了,赶紧一阵安慰,然后趁机把话题岔开,还给她讲笑话。
  「哈哈哈……夕子,你怎么有这么多好笑的故事……哈哈……笑死姨了……」「只要王姨你能高兴,我的笑话多着呢。」「好的呀,夕子,那以后王姨可就靠你了啊……夕子呀,没想到你对我会这么好呀……」「王姨,你这是什么话?咱们之间还用说这个吗,我是什么人……」「夕子,别说了,姨知道你是真心对我好,我知道的……」说到这里,王姨的声音又低沉下来,我也不知道王姨今天是怎么了,似乎心情格外不好,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不过王姨很快似乎就自己调整过来了,语气也变得轻快了不少。
  「对了,夕子呀,你最近忙不忙呀?」
  「哦,我也没什么事,姨你也知道,我不上班时基本在家宅着,玩玩游戏啥的。」「那……你什么时候来我家呢?正好我这一段时间不回去,他们都不在家……我也好久没给你做饭吃了。恩……下周末怎么样?」「好呀,没问题,也别下周了,就这周六上午吧,我九点多点到,我也好久没有尝过王姨你的手艺了。」「哦,这周末呀……」「怎么,王姨你有事呀?那下周也行吧,反正我都没什么事。」「别别别,就后天吧,我只是怕你仓促间来不及安排。」约好了时间,我和王姨又天南海北的聊了一会才挂线。
  老实说,虽然王姨之前做了我两年半的情人,但那毕竟是五年前的事情了,这次我和王姨联系主要还是为了安慰她,毕竟在做我的情人十几年之前,王姨就是我的干妈,操了她几年后感情就更深厚了,所以我也希望她好,同时也没怎么想继续和她做情人,毕竟她也51岁了。这次王姨主动邀请我去她家,也是做情人的两年半时间里,我无数次操她的地方,以我的感觉以及对王姨了解,我感觉这次「约会」可能不是像说的那样只是吃个饭那么单纯。
  周六上午九点,我来到了王姨的家里,敲门后王姨很快就把门打开。
  「臭夕子,怎么不直接进来,是不是把王姨家里的钥匙都搞丢了?」王姨站在门口,嗔怪的瞪了我一眼。
  「没有没有啊,钥匙就在这呢,我只是觉得还是敲一下门比较好哈!」我一边说一边从包里掏出了钥匙在王姨眼前晃了晃,王姨看到明显很高兴的笑了。
  「跟王姨你还这么客气,不过还算你有良心,进来吧」于是我进了屋并且顺手把门关上了,跟在王姨的身后向屋里走去。因为天气已经暖和了,王姨在家也没有穿的很正式,甚至还有些清凉。身上穿了一件无袖的半长连衣裙,下摆在膝盖之上五公分左右,上面露的多一些,连衣裙的肩带很细,胸前的开口也比较低比较大,比较接近于吊带的样子。
  王姨原本就是个非常守旧的女人,穿衣一向保守的很,虽然在做我情人的期间,后半阶段已经能够接受我让她在家里裸体的要求,但是在儿子回国后马上又重新变得极度保守,一直保持到现在。以我对王姨的了解,如果真的像她说的那样只是想和我聊聊天,她是绝不会穿成现在这样,把深深的乳沟直接暴露在我的面前。
  这件衣服明显是以前的,这几年随着年龄增长,王姨比以前更丰满了,所以衣服紧紧地裹在身上,从背后看王姨的大屁股,形状都清清楚楚的。
  虽然已经没有亲密接触两年半了,但王姨还是像以前一样细致体贴,给我拿了一瓶冰可乐。我拿过来喝了几口,随后挨着王姨一起坐在了沙发上,然后开始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王姨聊天时明显有些心不在焉,而坐下后,裙子的下摆更加向上了,两条大白腿基本都露了出来。
  我知道王姨一向是个矜持的女人,像现在这样显示主动邀请我来,然后还一反自己平时的穿衣风格以性感的样子出现,对于王姨来说已经算是非常主动了,所以我决定在行动上有所表示。
  「姨呀,咱们有好久没见过了吧?」
  「可不是嘛,有大约两年多了呢。臭夕子,你也不说主动来看看我。」「王姨别生气嘛,我不是怕你不方便吗,其实我一直都想着王姨你的。」「就你嘴甜,我才不信呢,你肯定就是不愿意来看我,因为我已经老了,丑的让你讨厌了。」说到这,王姨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了自己家里的事情,眼眶有点红了。我当然是赶紧安慰几句,一只手也趁机伸出去搂住她的肩膀,王姨下意识的挣紮了一下,未果后就任由我把她搂在怀里了。
  「王姨,你哪里老了,我感觉你和以前都没什么区别的。」「你就逗我,最起码我很多衣服都穿不了了,比以前胖了不少呢。」「那不叫胖,那叫丰满好不……」说着我把嘴唇凑近了王姨的耳朵轻轻的说:「我就喜欢丰满的,王姨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向王姨的耳朵眼里轻轻的吐着气,王姨又开始有了感觉,目光有些迷离起来了。于是我趁热打铁,空着的一只手直接伸进了王姨的上衣里,探到了她的胸部。王姨一下子清醒过来,生性保守的熟女下意识的反抗着,抓住了我的手试图阻止我进一步深入,但是王姨的手显得十分无力,更像是为了做出反抗的样子而已,被我很轻易的摸到了奶子上。
  「别,夕子,别了……我们不要这样了,好不……啊……」王姨慌张的和我说着,随着我的手摸到了她的乳头,并且恶作剧般的使劲捏了一下,王姨也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尖叫。我继续揉捏王姨的奶子,王姨也彻底放弃了象徵性的抵抗,很快就全身发软,娇喘细细了。
  之后我轻易地把王姨的衣服全部脱光,然后把王姨整个抱了起来,王姨确实比几年前重了一些,但是我还是很轻松就能把她抱起来,王姨毕竟是个身材娇小的女人。被我抱起后,王姨很自然的就把头靠在了我的胸口上,双手环抱住我的脖子。
  我把王姨一直抱到卧室里,把她放在床上,然后我脱掉衣服,趴到王姨的身上开始和她亲吻。王姨此时也不再矜持了,毕竟是她主动邀请我来的,其实心里就是想要我和她做爱。时隔两三年之后,再次被我紧紧的压在身下,王姨感觉略微有些呼吸困难,不过久违的感觉还是让她很享受,眼眶都有些湿润了。
  我对王姨很熟悉,毕竟之前做了两三年的固定情人,做爱次数也有一百次左右,所以我也感觉到王姨的激动,而我也决定尽我所能满足久旷饥渴的王姨。在经过了长长的亲吻,我和王姨的舌头一直在互相缠绕,随后我离开了王姨的嘴,开始慢慢的向下亲,经过她的下巴、脖子、锁骨,一直到了她的大奶子上。
  与几年前相比王姨的奶子又大了一些,不过由于年龄和尺寸都在增大,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丰挺,而是有一些下垂,但是手感还是一如既往的好,软绵绵的没有任何硬块。我用嘴含住了王姨的一个乳头,开始不断的舔弄,不时地用嘴唇含住乳头轻轻拉扯,用舌头在乳头上画圈,偶尔还会啃噬几下。
  「啊啊啊……夕子,不要咬呀……啊啊……夕子,好孩子,停一下,啊……姨受不了了……啊啊……夕子太厉害了……」王姨很快就被我挑逗的有点承受不住了,但是明显乳头并不是我的终点,在舔舐了一会之后,我开始继续向下移动,经过了王姨有些隆起的腹部,一直舔到王姨的下体。
  此时王姨已经基本上找回了当年的感觉,即使女人最私密的部位完全暴露在我的眼前,王姨也没有任何的躲闪。我自然也不会客气,直接用手指分开王姨褐色的大阴唇,露出里面鲜美的嫩肉,一股粘稠的亮晶晶的淫水也已经迫不及待的从开始发情的熟女阴道中流出。看着眼前久违的熟女骚穴,我伸出舌头舔了上去。
  「啊啊啊……」
  王姨发出了很长的一声呻吟,虽然已经知道我喜欢舔穴,但是在被我舔到的那一刻,王姨还是舒服的几乎忍不住。我的舌头在王姨的骚穴一遍遍的舔过,王姨的淫水出的更多了。
  王姨的小穴几乎没有不好的味道,这和王姨平时就很注意清洁保养有关,而且王姨是妇产科护士长,本身也有很专业的知识和技术,况且为了迎接我的到来,王姨一早还专门把自己的身体彻底的清洁了一遍。我开始把舌头伸进王姨的阴道,王姨也被我刺激的越来越兴奋。
  「夕子,再往里面一点……啊啊……好厉害,姨受不了了……啊……」王姨一边叫一边按着我的头,希望我能够更加深入,而我此时也观察到,王姨的阴蒂也因为兴奋而勃起,突出了阴蒂包皮之外,于是我不管王姨希望我继续伸入她小穴的欲望和诉求,略微抬了一点头,轻轻的舔了王姨的阴蒂一下。
  王姨全身如遭电击,立刻颤抖了一下,随后我不等她做出什么反应,马上开始继续对她的阴蒂发起攻击。我用舌尖不断的舔着王姨敏感的阴蒂,是的阴蒂进一步充血膨胀,完全突破了包皮的束缚,之后我用嘴唇轻轻的吸住了阴蒂,并且间断的吸吮着。
  「噢噢噢……好厉害……啊啊啊……我受不了了,夕子……啊啊……好夕子,别弄了,姨……哦哦……姨受不了了……快来吧……啊……」王姨已经有点语无伦次了,我却并不想就此终止,以我对王姨的了解,她的情欲还没有达到最顶点。在吮吸阴蒂的同时,我也发现王姨的小穴里淫水再次满溢外流,于是我突然把嘴又凑到了小穴上使劲向外吸吮,一股淫水直接被我吸到了嘴里。
  王姨的淫水还是那么熟悉的味道,是那种并不难喝的腥味,而且能够很大的激发我的欲望。随着阴道内的淫水被瞬间吸干,王姨的小穴也瞬间感觉到一阵酸麻。
  「噢噢噢……小穴好酸……好麻……好爽……」现在我的每个动作几乎都能带来王姨的一阵淫叫,淫叫过后就是连续不断的诱人呻吟。喝完了王姨的淫水我继续把精力放在王姨的阴蒂上,并且有意加大了力度,我开始用舌尖顶着王姨血红的阴蒂并且不断旋转,这下子王姨真的受不了了。
  「不要弄了,受不了了……啊啊啊……王姨要被你弄死了……啊啊……好……好夕子,快来吧,快给姨吧……噢噢噢……死了,受不了了……啊啊啊……」王姨不断的哀求我,最后已经完全说不出话,只剩下高亢的淫叫声。
  我看王姨确实已经被我玩弄的承受不住了,也就停了下来,而终于缓过来一些的王姨也不断喘着粗气,不过看她脸上的表情,明显是已经期待着我的插入了。
  此时我却一头躺在了王姨的身边,使劲捏了王姨的乳头一下,让她疼得直咧嘴。
  王姨也知道了我的意思,于是毫不犹豫的爬起来,双腿跨在我的身体两边,把湿乎乎的小穴对准我的鸡巴,然后身体慢慢下沉,很熟练的把我的龟头吞进了她的骚穴,几年未用过的骚穴还真是很紧,王姨明显也有些不太适应,因为疼痛而皱了皱眉,于是慢慢的上下移动,渐渐的随着淫水越来越多,骚穴也逐渐打开,王姨也加快了上下套弄的速度,但是还是没有太深入,我的鸡巴很长,对于身材较小的王姨来说,久旷的熟女还是不太敢全力投入,就是这样,王姨也逐渐向高潮开始挺进了,她的表情和身体动作都表明了这一点。
  此时我突然伸手扶住了王姨的屁股,然后按住她向下使劲,猝不及防之下王姨的屁股紧紧地被我按在了我的身体上,我的鸡巴瞬间全根没入了王姨的小穴,龟头狠狠的顶在了王姨的宫颈上,把她的子宫都顶的猛然向身体内缩进了一段距离,一声惨叫声中,王姨首先感觉到一阵疼痛,随之迅速就被一阵强烈的抽搐和酸麻所覆盖。
  「啊啊啊啊啊……不行,受不了……啊啊……好麻呀……哎呀哎呀……快出来,快出来呀……啊……不行了,要泄了……啊啊……泄了,泄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在一阵强烈的刺激后,已经欲望高涨的王姨竟然直接达到了高潮。高潮过后的王姨直接趴到了我的身上,一动也不想动,刚才那久违的高潮实在是太强烈了,我却并不像就此放过王姨,于是把她摆成撅着屁股跪在床上的姿势,用后入式继续操王姨,很快房间里就再次回荡起王姨夹杂着快乐和痛苦的叫床和呻吟声……激情过后,我直接在王姨的身体里射了精,我知道王姨最喜欢我把精液直接射进她的身体,在子宫里灌满了我的精液后,王姨就小鸟依人的躺在了我的身边。
  「王姨,怎么样,舒服吗?」
  王姨红着脸点了点头。我看着王姨像个小媳妇一样娇羞的样子,继续逗弄她。
  「就知道你很舒服,我也够猛吧。」
  「还说呢,坏夕子,一点也不知道体谅一下你王姨,弄得我都有点疼了。」王姨一边说一边在我手臂上轻轻的咬了一下作为惩罚。而我们也就这样互相调笑着、聊着天。
  突然我想起一件事,赶紧问王姨。
  「对了姨,你现在还有月经吗?」
  「一年多前就开始减少了,不过还是会有,没有停呢。不过我这么大岁数了,应该不会有事吧。」王姨也知道我是什么意思,接着有点赌气地说:「要是真怀上就怀上算了,反正也没人理我!」我知道王姨又想起了儿子儿媳的事,也没什么办法。不过王姨毕竟是个性格温顺的熟女,很快就起身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紧急避孕药吃下。我看着王姨吃下避孕药,又和她说:「王姨,还是开始吃短效的吧,紧急避孕药不能多吃。」「我知道,这不是周期还没够嘛,先用紧急的应应急。」听这意思王姨已经在服用短效避孕药了,我也是一脸惊奇。
  「王姨呀,短效的你已经在吃了吗?什么时候开始的呀?」说到这王姨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我,我……嗨,还不是你这个坏夕子,本来想约你下周来的,谁知道你这么着急的,我刚吃到第12天你就来了。」听到这,我赶紧站起来拉过王姨,搂着她一起在床边坐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肩头。
  「王姨,原来你早有计划了,你直接和我说就好了嘛。」此时王姨也从刚才的害羞中缓了过来,干脆直接把事情都告诉了我。
  「其实我半个多月前就想要你来了,但是又怕你不愿意,一直犹豫着要不要约你,后来我想不管你来不来,反正先把药吃上,你也知道这短效的至少要吃满两周才能见效,我算着下周末就确定没问题了,结果还是晚了点。」「我怎么会不愿意呢,王姨,你看我这不是迫不及待的就来了吗?」「恩,可是我还是担心呀,王姨老了很多呀,我怕自己对你没有吸引力了呀。」「哪里呀,王姨你一点也不老的,对我的吸引力简直是致命的,我就喜欢操你这样的老骚货。」我向王姨明确的表示了自己的意愿,最后还特意用言语刺激了她。但是这句「老骚货」反而让王姨高兴起来,因为她确认了我的决心。
  「好了,夕子,我现在知道了,那你先歇会,我去给你做饭去。」看着王姨轻松的步伐,我就知道王姨的心情已经好多了。在床上躺了一会,我突然又想要王姨了,于是爬起来到了厨房,王姨已经把要做的菜都收拾好了,正要开始炒。
  我来到王姨的身后,王姨为了方便并没有穿衣服,只是套了一条围裙,我从身后贴上王姨的裸背,双手伸到围裙里揉捏着王姨的大奶,已经又开始勃起发硬的大鸡巴在王姨的屁股沟上不停地蹭着。敏感的王姨很快也就有了反应。
  「夕子,先等一会,等我做完饭的,好不……恩恩……听话,吃晚饭王姨再让你玩……恩恩……」王姨试图说服我吃完饭再操她,而我也不说话,只是继续做我的动作,还把脸贴在王姨的耳边,轻轻的咬着王姨的耳垂。
  王姨最开始还试图继续处理手上的菜,但是在我这样熟练的挑逗下,很快就也有些受不了了。突然王姨转过身来,和我做了一次长时间的深吻,然后推开我说:「夕子,时间不早了,还是先吃饭吧,这样饿着可不好,让王姨先把饭做好,行不?」王姨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再继续强迫她,我知道她也是为了我好,而且想到吃完饭后王姨一定会满足我的,而且今天还有一整天的时间,所以我也就点了点头。
  此时我和王姨似乎都想到了一件事,同时低头向下看,我的鸡巴正在高高的怒挺着。
  于是王姨笑了笑,用手轻轻的拍了一下我的脸蛋,笑駡了一句「小坏蛋」,然后跪倒地上,把我的鸡巴含进了嘴里。
  很有没有给我口交过的王姨在最开始还是有点生疏,不过毕竟曾经非常熟练,所以一会就变得顺畅起来了,王姨既然这么体谅我,我也没有刻意的控制,而是放松身体去享受王姨给我的服务,在王姨越来越熟练的技巧下,不到十分钟我就射了精,在我快要射精时,我特意把鸡巴更深的插进王姨的嘴里,王姨也没有躲闪,而且还按照我的喜好把精液全部都吃了下去,然后还仔细的用嘴和舌头把我的鸡巴彻底的清理了一下。
  结束后王姨跪在地上抬起头来看着我,微笑的说:「我的好夕子,你先去休息会吧,等着姨给你做饭吃。」于是我回到了厅里,而很快贤慧的王姨就做好了饭。饭后休息了一会,旧情复燃的我们就再次滚到了床上。王姨毕竟年纪也不小了,体力还是比前几年有些下降,当我再次把精液射进王姨的子宫深处,王姨已经又被我操出了四五次高潮,全身都被汗水湿透,瘫在床上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重新尝到了王姨的滋味让我心痒难耐,而久旷的王姨食髓知味,也对我的大鸡巴念念不忘,于是三天后正好赶上王姨倒班休息,我也请了一天假和王姨共度,我们又酣畅淋漓的做爱,而短效避孕药的时间也够了,我更加放心的把精液射满王姨的阴道与子宫,内射熟女的感觉真是非常美妙。
  之后的半个月时间,我和王姨还是坚持电话联络但是因故没有再继续做爱,王姨还是个很顾家的女人,虽然再次出墙于我,而且和儿媳关系非常的僵化,但还是坚持每周末回家看儿子。
  我也很了解王姨,对此也表示理解,但是毕竟几年后重新尝到了王姨的滋味,而且感觉更加可口,所以在电话中也明确表现出对她身体的渴望,同时也偶尔会忍不住对她不能抽出时间来给我表示出一些不高兴。可能正是因为我的这种情绪,才有了王姨之后的行为。
  有一天晚上我和王姨再次打起了电话,在简单的聊了一会之后,王姨告诉我她这周末决定不去儿子那里了,如果我有时间就来找她,我本就是个宅男,当然一口答应。
  「夕子,前一阵冷落你了,你别怪我啊,这次你过来,王姨给你个惊喜。」「哦,王姨,是什么惊喜呀?」「既然说是惊喜,如果提前知道了就不算惊喜了,你来了就知道了,别着急,你肯定喜欢的。」我磨了一会,但是这次王姨一反以往顺从的习惯,就是不告诉我。王姨本就不是个浪漫的女人,所以我对王姨所谓的「惊喜」也没有报以很大的希望,所以也就没有再问,反正能够和王姨多操几次我就挺满足了。
  又是周六,我这次直接用钥匙准备开门,去发现门被反锁了,我正在奇怪却听到王姨在门里小声的问了一句「是谁」,在听到我的回答后,随着门锁转动的声音大门打开了一个小缝,在看到门外的我之后王姨把门打开了,但是自己却躲在门后。
  王姨这是干嘛呢,玩的什么谍战片?我一头雾水的进了屋,却发现王姨一丝不挂的缩在大门后。怪不得王姨要这么小心,她还怕门反锁了我进不来,一直就等在门口,所以在听到试图开门的声音后才那么快就有了反应。
  看到我进了屋,王姨马上把大门关上重新反锁。我则笑着问王姨是不是太热了,王姨露出嗔怒的样子打了我一下,其实天气确实很热了,不过王姨已经提前空调打开了。看起来这就是王姨所说的「惊喜」了,于是我一边搂过王姨向屋里走去一边调戏的问她:「王姨啊,光屁股就是你说的惊喜呀,这个不是早就习惯了吗?」没想到王姨竟然说这还不是真正的惊喜,说实话王姨就这样提前脱光衣服在家里等我的做法已经是实实在在的惊喜了,算是已经超出了我的预期,因此我也对接下来王姨的打算非常期待,不过我也没有继续追问,因为距离答案揭晓也没有多长时间了嘛。
  我直接搂着王姨到了卧室里,我们挨着在床边坐下,我也知道以王姨的性格,他每次在开始之前还要害羞矜持一下,只是一旦操起来就会很快全线放松下来,所以我首先开始毫不客气的伸出手来揉捏王姨的大奶子,这样一来很快我两就都忍不住了,于是一起滚到了床上开始操起来。
  大约操了5分钟左右王姨突然让我停下来,我正在兴头上怎么可能听她的,于是继续驰骋。此时王姨竟然使劲的推我,我感觉已经使出了她最大的力气,于是我停下了抽插的动作,有些惊愕的看着王姨。
  王姨和我说:「夕子,你先下来一下。」
  看我一脸不愿意的样子王姨接着说:「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你先下来,然后我告诉你怎么回事。」我也知道王姨对我的顺从和感情,虽然欲望正强,也还是先把鸡巴从她的小穴里拔了出来,等待着王姨给我揭晓答案。
  王姨看了我一眼,随后抬起双腿并且尽量分开,让自己的下体全部暴露在我的眼中,随后小声的对我说:「夕子,王姨刚才已经把后面洗干净了,你要是想要的话也可以。」这真的是一个天大的惊喜了,原来王姨做好准备要让我操她的屁眼了。其实几年前我就试着和王姨做过肛交,王姨最开始本来是非常抵触的,但是挨不过我一直软磨硬泡,最终还是勉强同意尝试一下。当时可能是因为我比较着急而且技巧不足,所以把王姨干的特别疼,连屁眼都有点撕裂了,后来我也就不好再继续要求了。
  但是王姨却记住了我对她屁眼的渴望,竟然主动提出把自己的屁眼献给我。
  我赶紧趴下来仔细地看了一下王姨的屁眼,感觉潮潮的,确实有清洗和润滑过的痕迹。当我试图进一步靠近一些的时候,王姨却伸手挡住了。
  「夕子,你不嫌我脏一直舔我的下面我也能接受,但是这里你不许用嘴,否则就到此为止,这里太脏了。」我原本还真想先凑近闻一闻的,听到王姨这么坚决的表示也就作罢了。不过我一直比较喜欢用言语挑逗王姨,于是故意说道:「王姨,为什么呢,你不是洗干净了吗?」「那也脏呀,毕竟是大便的地方,再怎么洗也不会干净的。」于是我也就坐了起来,思考着用什么姿势来操王姨的屁眼。王姨看着我的样子,误会我是失望了,于是语气放软的和我说:「夕子,你别着急,你听姨和你说啊。我虽然不太理解你为什么对我的后面一直性趣很大,但……」「直接说屁眼吧,姨,我更喜欢这个说法,都到这个程度了也没什么害羞的。」我想要趁热打铁,于是故意很粗鲁的打断了王姨的话并且提出了要求。王姨顿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接着说了下去,果然按照我的要求执行了。
  「但是既然你一直想要我的……恩,我的屁眼……那么我就给你好了。今天一早上我已经把屁眼洗过了,我做了四次灌肠,最后两次排出来的灌肠液都没有颜色和气味的变化了,所以应该挺干净了。」「哦,如果这么专业的话,那看来应该是比较干净了。」「应该是,毕竟我做了这么多年妇产科护士,灌肠还是很熟练地,虽然给自己灌还是第一次……」「我知道了,王姨,不过我们还是再做一些准备吧,既然你已经有了准备,那么手套、润滑油之类的东西也都有吧。」王姨说有,于是起来去把东西找出来,要说幸亏王姨是妇产科的护士长,否则这些东西要想买全了也不是件容易事。我拿出一只乳胶手套戴在手上,在手套上抹了一些润滑油,然后在在王姨的屁眼外面先抹了抹,之后慢慢的尝试着把一根手指伸进了屁眼里。
  王姨还是有点紧张,屁眼一阵紧缩夹住了我的手指,不过随着我慢慢地旋转,王姨也尽量的从心理上让自己放松下来,过一会我觉得差不多了,于是用两根手指一起插进了王姨的屁眼,王姨感觉有点涨,但是也并没有很强烈的反应。
  于是就这样把手指插进又拔出,反复做了四五次,一方面是为了让王姨能够适应这样的感觉,另一方面每次拔出后我都会再沾上一些润滑油,为王姨的屁眼做充分的润滑。最后我觉得差不多了,于是又在屁眼里抽插了几下,然后开始准备用鸡巴插入了。
  拿过一个软垫让王姨抬起屁股把垫子放在下面,此时王姨也主动地抬起双腿,双手抓住自己的双腿尽量分开,并且坚持着这样的姿势不动,我在龟头上也抹了些润滑油,在王姨的屁眼上用龟头磨了几下,就准备开始插入了。
  「王姨,我要进去了,你忍一忍,要是实在受不了就告诉我。」「好的,夕子,你来吧,我受得了。」说罢我向前一使劲,龟头就突入了王姨的屁眼,王姨疼的叫了一声,眉毛紧紧的皱了起来,我看到她还是反应比较大,就没有继续插入。王姨发现我停了,反而主动的鼓励我说:「夕子,姨还受得住,你不要停,继续往里插吧。」于是我继续慢慢的向里插,王姨的屁眼基本上还是处女,所以与小穴相比要紧的多,不过王姨也尽全力在放松自己的括约肌,所以并没有想像中的阻力那么大,最起码还是能够慢慢抽插的。我看王姨的样子也还能承受,于是就开始慢一些的操起来。
  「王姨,你尽量放松,试着自己手淫一下,可能会有效果的。」王姨也听话的伸出手指开始扣弄自己的小穴,随着手指的进进出出,我发现王姨的阴道也开始越来越湿润起来了,而王姨的注意力也确实被转移了不少,我也能够逐渐加快加大操她屁眼的频度和力度。
  看到王姨越来越放得开,我也在操她屁眼的同时用语言来刺激她,情欲不断攀升的熟女也对我做出了很好地迎合。
  「王姨,开始舒服了吧,屁眼也都是我的了,这样你才真的完全属于我了。」「好呀,夕子,很舒服,你继续操我吧,我的屁眼也给你了,我真的好幸福。」王姨的性欲越来越强烈,快感也在不断增加。其实从生理上说,女人的屁眼被干时是不会产生性快感的,但是感觉这个东西并不是真的要由身体直接感受到才能产生的,而是决定于大脑想要让你有哪些感觉。对于很多女人来说,屁眼被干会产生特殊的心里刺激,从而影响大脑,让大脑发出冲动指示身体:你现在应该感觉到性的快乐。
  而我和王姨之间的感情已经有点接近母子了,虽然我们从来没有这样称呼过,但是对于王姨来说,自己自己的小辈,还是半个儿子一样的年轻人竟然在不断的操着自己的屁眼,这种心理上的刺激让她的快感竟然远远强于小穴被插入是的强度,竟然很快就达到了一次性高潮。
  「啊啊啊……操死我了……哎呀,夕子……啊啊……屁眼快被你操爆了……爽死了我了呀……哎呀,姨不行了……啊啊啊……」王姨达到了一次前所未有的性高潮,连叫床的话都变得淫荡了不少。高潮过后,我把王姨的身体翻过来,用我们都比较喜欢的后入来继续操她的屁眼,王姨也继续用手一直扣弄自己的小穴,我也开始用很快的速度抽插王姨的屁眼,因为直肠的长度要比阴道长,所以每次我都能做到全根插入。而王姨被我操的就像一条母狗一样,不断的哀嚎淫叫,又连续被操出了两次高潮,淫水都已经从小穴里流到了大腿上。
  最终我第一次在王姨的直肠深处射出了精液,可以说这是一次令我们两个都十分满意的肛交。结束后我又问王姨怎么想起要把屁眼给我的事。
  「前一阵我一直没让你来,让你不高兴了,我想这次本来就是我找得你,然后自己却又不够主动,所以我总想要补偿你一下,然后我就想……我都51岁了,又老又丑,你还愿意和我亲热……」「王姨,你一点也不老,更不丑,我真的特别喜欢你。」「我知道,夕子,你让我说完好吗……我就想啊,我还有什么能够给你的呢?
  我想了半天再想起来,以前你就想干我的屁眼,但是因为我不愿意而没有结果了。
  于是我决定这次就正式的把屁眼也给你,这样一来不仅可以顺了你的心愿,而且我也算是把我屁眼的处女正式的献给你了,而且这辈子我的屁眼只是属于我的夕子的了。」王姨说到这里也动了感情,眼里都闪着泪光,而我也很感动,搂着她亲了又亲。
  「王姨,你真好,刚才是不是也挺爽的。」
  「是呀,我原本以为会很疼,没想到并不是很厉害,就是感觉涨得很,最后感觉即使疼也能够忍受。」说到这里,王姨深情地搂着我,在我的耳边轻声的呢喃。
  「夕子,王姨的身体已经全都交给你了,以后你想怎么弄都行,你想要操屁眼就操,王姨全都听你的。」「王姨,我知道了,不过我也问一下,屁眼和骚穴那里被操的时候更爽呢?
  我估计是屁眼吧,你看你现在一口一个屁眼的,是不是直接说屁眼感觉更爽呢?」「哎呀,坏夕子呀,就知道消遣你王姨……不过确实是,最开始不好意思说,后来说惯了也就好了,而且确实感觉很刺激,你喜欢操我的屁眼,我也喜欢你操我的屁眼,呵呵。」「那这样的话,我就再操一次你的屁眼吧。」「好呀好呀,快来操我的屁眼吧。」「骚王姨,把你的屁眼操爆。」
  「操吧,操吧,操爆我的骚屁眼。」
  ……
  从这次开始,王姨的屁眼就成了我两共同的消魂洞,每次我都会把王姨的两个淫洞都插遍,还经常会插几下小穴再插几下屁眼,然后再插几下小穴,王姨也很喜欢我这样玩她,每次都被操的高潮连连。
  字节数:23024
  【完】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